一瓶海天酱油

我咩真好看,沉迷咩!

【君玉君无差】暗恋

#一个还没告白就被拒绝的故事#



玉离经左手抵在胸前,微倾身做恭礼,目光却紧紧追寻着那人离开的背影,直到君奉天消失在昊正五道之内,他才缓缓起身。

不知他已经望着这样的背影多久了,想到这,玉离经不由叹息了一口。

近日里血螟之灾赫然爆发,受到螟虫侵蚀的百姓都没了意识,徒留一副身躯行尸走肉,一瞬间人心惶惶,暂时安全的百姓生怕自己就是下一个受害者。这般涂炭生灵,玉离经身为德风古道的主事,自然义不容辞的集结了儒门众人,想要破除螟瘟。

但此灾怎会如此好解,幕后之人阴谋一重接着一重,一环扣着一环,稍有不慎便会入了被安排的绝路,虽言人觉非常君有带来的方法,但后来,也因寄昙说被设计入魔而付之东流。


夜深星稀,月华洒在地上留下一片银白皎洁,玉离经行在半路,凉风吹拂脸庞,也吹动了华袍上的柔白软绒,蹭着手背,带来几丝痒意。玉离经望着随风摇曳的树叶,心思一动,转了步子,抬足迈向了昊正五道。他想与君奉天,他的亚父,商讨一下此灾的对策。

则更多的是,他有一个埋藏在心中很久的秘密,为此……想再见他一面。

然后便有了上面那一幕。

聊完了灾祸的危害,亦聊完了儒门的近况,相对已然无言,当玉离经站在原地,内心犹豫着此时是否为合适的时机,话语在他的舌尖绕了数圈,支支吾吾正要开口,君奉天却不等他说话,只留下几句夸赞鼓励,便踏着沉步离开了。

披风乘风翻扬,划出的弧度隔绝了玉离经的视线,也隔绝了二人来之不易的独处。

玉离经捂着失序的心跳,一时愣怔,不知做何反应,待他缓缓恢复过来,才苦笑一番,意识到了君奉天这番动作的含义。

还未告白就被拒绝了。

他的亚父心思通透,断恩绝情后对他人所示出的感情更为敏感,他心中的小九九君奉天早已明了,只是未曾挑明罢了。

但就算如此,他又如何能克制?

玉离经是追随君奉天的脚步来到儒门的,沉然严肃的面容,巍峨如山的身影,早已映在了他的心中。玉离经一心想与他并肩而战,却在不知不觉中,对他的孺慕之情渐渐变质,转换为了仿佛要灼烧一切的爱意,男子之间的情意已是天理难容,更遑论父子。

玉离经也曾挣扎,他试图说服自己这只是渴望父爱而来的感受,他也选择没日没夜的批改公文,让自己没有时间再去想念亚父。但都没用,他只要躺在床榻上,或是合上眼眸,脑海中就会浮现埋在心底最深处的爱恋。

他想伸出手,握住亚父的宽厚的手掌,十指相扣。就如同小时候,小小的手牵着义父的大手,在秋叶飘零的小径上,慢慢踱步而行,夕阳斜晖落在身上,身后拉着两人的长长影子。

但这都是奢望,美好的回忆,留下的只是现在决然的背影,相思是苦,如流云在天空漂浮,若隐若无,心绪也随之被牵动,漂浮天涯。


玉离经回过神来,抬手接住了一片依风而荡的落花,他用手指戳了戳花瓣。

水有情,风亦有情,唯花无情啊。

感慨完,玉离经陡然发现自己也有这般伤春悲秋的时候,暗暗腹诽,勉强苦中作乐,他负手于腰后,花瓣从手心跌落在地。


“唉,怎么办呢,下次再找机会吧。”